冰與火的變奏——百年鋼城鑄夢新時代

2019-06-26 08:11:13 新華社
0

  北京,作為冬夏“雙奧”第一城,世界在十數年間見證著這座古老都城的蛻變。從天安門沿長安街西行18公里,這種蛻變濃縮于遷出京城的首鋼高爐的靜默、湖面的封凍、廠房的新裝,濃縮于鋼鐵工人的不舍與希望。

  從北京奧運會前夕為“還首都一片藍天”啟動搬遷,到北京冬奧組委和冬奧會滑雪大跳臺入駐老廠區,誕生于1919年的首都西郊十里鋼城,走過了一段非凡歷程。

  在這個時空里,家、城、國,血脈交融,共情同運。

  最后一爐火

  2019年06月26日,首鋼石景山廠區的最后一座高爐三號爐停產,爐前工艾洪波是當天值守班組的一員。

  “打開鐵口,最后又堵上鐵口,放上殘鐵。爐子停了。”

  首鋼在那一刻,突然靜下來了。

  據統計,在世紀之交,有大約十萬人在這里工作、生活。在鋼鐵市場最鼎盛時期,首鋼一家的利稅額度占到北京市的四分之一。然而,鋼鐵工業的飛速發展終究超出了城市的環境承載力,首鋼自身也已經感知到地域環境等條件的限制。

  箭在弦上的奧運會,為首鋼轉換軌道扳下了道岔。

  2005年2月,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正式批復首鋼搬遷方案,同意首鋼逐步關停石景山廠區鋼鐵產能。渤海之濱的曹妃甸建立起一座規?:甏蟮男賂殖?,首鋼實現了從陸地到海洋的蛻變。

  冰雪新地標

  首鋼搬遷,北京西部這塊8.63平方公里的土地倏忽空了下來。隨著2022年冬奧會落戶北京,2016年,老廠區迎來了冬奧組委的入駐。

  停產后,艾洪波的同事李紅繼選擇了留守。他后來轉為園區安保人員,一度承受著很大的心理落差。然而此刻,看著老鋼城重新熱鬧起來,他突然覺得“比當爐前工更好了”。

  緊隨北京冬奧組委,國家隊冰上運動訓練基地落戶首鋼。俗稱“四塊冰”的四個新場館全部由舊廠房改造而來。2019年06月26日,首鋼集團正式成為北京2022年冬奧會和冬殘奧會官方城市更新服務合作伙伴。群明湖畔矗立起2022年冬奧會滑雪大跳臺場地,五一劇場和制粉車間將改成冰雪運動國際賽事和群眾普及基地,三高爐擬建首鋼博物館,秀池地下部分將變為車庫和下沉式圓形展廳……

  焊接工人劉博強以前?:凸び言誄Х扛澆咔?,看到這里的新面貌大呼不可思議。而更加不可思議的是,他成了一名制冰師。“我覺得就是重燃希望吧,這就是我后半生的事業了。”

  在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看來,首鋼園區的工業遺產再利用“令人驚艷”。他說:“談到可持續發展,你只需要在這里看看。我們非常有信心北京將為《奧林匹克2020議程》樹立新標桿。”

  體育新版圖

  2019年06月26日,北京男籃捧起隊史首座CBA冠軍獎杯,到2015年,四年三冠。

  閔鹿蕾在1978年進入北京三隊,作為運動員、教練員、官員親歷了北京籃球的每一步。他感受到,俱樂部建設一步步趨于職業化、國際化和市場化。

  首鋼集團黨委常委、工會主席梁宗平則說:“可能正是有冬奧會這個機緣,才使首鋼意識到,體育要走在前面,不能再像工會體育了。”而冬奧催生的園區轉型也讓首鋼決策者們在體育產業和體育文化方面產生了更多新的想法。

  首鋼體育版圖顯著擴張,并探及新的高度和深度。首鋼女籃和乒乓球俱樂部戰績卓著,中國壘球協會與首鋼體育共建女壘國家隊,北京首鋼男子冰球隊和冰球國家隊俱樂部先后成立,開展籃球“雛鷹計劃”助力青訓……

  梁宗平坦言,首鋼人現在所做的一切與過去熟悉的行業完全不同,但他們有熱愛,也有責任。“首鋼體育承擔了北京體育的脊梁,要助力北京打造‘最好的體育城’。”

  鑄夢新時代

  黃金芝住在老廠區北邊的鑄造村。與首鋼為鄰,她對廠區放氣的味道記憶猶新,“又臭又嗆”。2003年,黃金芝在蘋果園開了理發店,一家人索性住在店里。

  2011年,工廠前腳遷出石景山,黃金芝后腳把家搬了回來。她發現,刺鼻的氣味沒了,地可以兩三天不擦;推開窗戶,能看見太陽的日子越來越多。小區里的路燈更多更亮了,超市更近了,永定河畔的公園成了散步的好去處。

  北京市環保局的數據顯示,在2011年,城市藍天數已經從1998年的100天增加到286天。

  “距離冬奧會開幕還有數年,而北京已經展示了首鋼園區。它從工業園區向未來的轉變,就是一項很好的遺產。”國際奧委會副主席、北京冬奧會協調委員會主席小薩馬蘭奇說。

  山容海納,冰火相融。這個劉博強“重燃希望”的地方,艾洪波、李紅繼寄托理想的地方,閔鹿蕾、黃金芝實現夢想的地方,正在成為“新時代首都城市復興的新地標”!這里的人們,正在新的時代不斷逐夢,鑄夢!

  (執筆記者:周杰、丁文嫻、沈楠,參與記者:姬燁、肖世堯、汪涌、張寒、李博聞)

責任編輯:隗建

相關新聞

第六大陸版權與免責聲明

精彩圖片

體壇精選

時事體育

體育產業

群眾體育

克罗地亚足球